• 观研天下旗下网站   今天是:
  • 联系我们 400-007-6266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门报告:
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 > 健康 >
别光用韩红的表情包,看了她做的这些事你或许会沉默
发布时间:2017-09-08 15:40
点击量:
       明星做公益,往往能收获更大的关注度和号召力。韩红带着自己的百人援助公益活动已经坚持了7年。今年,她的队伍里又增加了王鸥、黄绮珊等艺人加入。除去明星的光环,他们究竟在做什么?我们邀请到本人来讲给你听。

       韩红:我愿倾我所有 尽我所能 能救一个是一个

       韩红先讲了一组数字和地名。七年时间。西藏、内蒙古、新疆、青海、贵州、甘肃、宁夏。义诊60000余人。免费为患者实施手术近5000例。这是她和她的团队这几年在公益上交出的答卷。

       今年,在援助宁夏的过程里,韩红直到离开都常常会想起一个叫马琴的女孩。“马琴的妈妈因车祸去世,爸爸是聋哑人,在外打工,家里只有她和奶奶两个人。马琴两岁时遭遇了一次意外烫伤,脖子和前胸上都留下大片疤痕,当时没有科学地处理伤口,逐渐发展成硬皮症。如今,她的硬皮症已经到了严重第三期,皮肤萎缩变薄,伴以色素沉着、胃酸逆流,食物下咽困难。站立和躺下是她唯一可以保持的姿势,任何多余动作都伴随着巨大的疼痛”。

       经过医生的方案研讨,马琴只能依靠药物维持。韩红带着团队为她留下了可以用几年的医药费。但一个人时,她仍会想起马琴,“如果当年马琴的烫伤被妥善处理,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的悲剧”?

       公益是一条充满耐力的路,韩红对此意念坚定,“我愿倾我所有,尽我所能,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做多少是多少”。

 
韩红在活动中泪洒现场

       王鸥看到生病的孩子很心疼 黄绮珊亲手做400手工丸子
 
 
王鸥

       王鸥今年也加入到韩红的公益团队里,看到了很多让她震惊的患者,大多数还都是孩子。“有一个小宝宝好像得了脑积水,头胀得很大,导致眼睛被挤压变形,整张脸看起来毫无血色,她爸爸抱着她,一边给我介绍家里情况,一边不断地亲吻她的小手。我说让他去门口找妻子拿户口本,需要登记宝宝的信息,我帮他抱着宝宝,他都不舍得……”

       “还有一个小女孩叫燕燕,她得了一种血液病,两只眼睛都变形了,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见,另一只眼睛一直流着脓和眼泪,根本没办法上学,我特地去咨询了医生,医生说她的病靠药物注射就能缓解,但时间可能会比较漫长,孩子总算是有救啊……”

 
黄绮珊在公益团队中

       歌手黄绮珊也参与到了这个问答里。说起自己记忆深刻的事件,黄绮珊透露“有一年冬天,我去一所靠大家资助的小学帮孩子们做火锅,我记得我亲手做了400多个手工丸子”。
 
       光良:得做好的事情,付出永远不嫌多

 
光良

       光良在这一次百人援助公益活动中,主要是在药房帮忙发药给病人,并确定病人可以理解医生的叮嘱服药。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位叔叔,在领药前,用当地的话不断问我们一些问题,经翻译才知道他想知道领药需不需要付费,他怕自己给不起医药费,那时我和身边的人心都酸了。
 
金池:我们何德何能经得起一位饱经风霜的奶奶这一跪啊

 
金池

       金池2015年参加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的百人援助活动,一起走过了三个年头,这三年来,她都在药房部工作,主要负责给当地看诊病患发放免费药品以及传达医嘱。相对于其他部门而言,这里是遇见悲伤最少,收获感恩最多的地方。而令她最心碎的一次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的一跪。

       去年援甘期间,金池和刘翔一起为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配药并为奶奶详细解释药品的用法用量,奶奶应该是位独居老人,她满脸幸福地点着头然后弱弱地问一句:“要多少钱?”我们回答奶奶:“这些都不用钱!”只见奶奶扶着桌子往地上一跪!后来金池说到:“我的心都碎了,我们何德何能经得起一位饱经风霜的奶奶这一跪啊……”

       陈明:捐钱了不能像这样具体知道自己帮到了谁
 
 
陈明
       
       陈明在这次义诊过程中,主要负责后续治疗的登记工作,所以看到的是比较严重的患者,令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家人两个女儿先天性瘫痪,母亲又遭遇车祸高位截瘫。“父亲带着她们前来寻求帮助,医疗专家们会诊后得出的结论是只能通过后续康复治疗来缓解病情,我们为他们提供了经济上的帮助。看着一家人感谢后默默离开的身影,我想这个父亲得多坚强才能担负起照顾家人的重担。”

       李霄云: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描述,去表达,我太渺小了
 
 
李霄云

       李霄云今年是第一次参加韩红老师的百人援助医疗行动,作为其中一员,李霄云此次的任务是现场引导以及接送患者。而患者的眼睛她现在仍记忆犹新。

       李霄云说:“等着检查的患者一直跟着我在我身边,我在他们的视线里仿佛才安全,他们不断的跟我确认,‘小姑娘,我排上队了吗?’‘我的名字挂上号了吗?’他们讲的方言,我需要很努力的听,然后努力解释。等了很久,队排了很久,我现在都记得他们的眼睛,认真的盯着我问:‘小姑娘,你们是不是很快就走了?我怕我来不及看了’”

       秋瓷炫:那些无助的眼睛和脆弱的神情都让我感到心疼

 
秋瓷炫

  今年的8月,秋瓷炫第一次参加“韩红爱心”的活动,虽然她不是完全明白他们的病情和困难,但是那些无助的眼睛和脆弱的神情都让她感到心疼,“在他们得到帮助后,露出开心和感谢的笑脸也让我非常欣慰。”
Copyright ©2012-2017观研天下(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41655号-2